九龙湾三峡观坝绝佳处

   2022-06-21 三峡晚报10480
核心提示:在夷陵区三斗坪镇黄牛岩村三组区域,9大山岭酷似9条青龙奔向三峡大坝下游的长江,青山起伏,形成九条蜿蜒下垂的绿色山脊,宛如九

 

夷陵区三斗坪镇黄牛岩村三组区域,9大山岭酷似9条青龙奔向三峡大坝下游的长江,青山起伏,形成九条蜿蜒下垂的绿色山脊,宛如九龙临江,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九龙湾。

九龙湾观坝景区建在黄牛岩村三组的峰顶之上,密林丛中。驱车在三峡坝区西陵长江大桥上,抬头仰望,九龙湾上的三峡极顶禹王阁正对着西陵长江大桥桥头的山巅,垂直距离约700米的高度,直线距离约500米,开车却需要40分钟至一个小时。顺着318国道在三斗坪镇鸡公岭加油站分叉前往黄牛岩村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公路一路盘旋,虽然是双车道,但是车多、路急、弯大,稍有松弛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惊险过后,九龙湾顶旖旎的风景给予了回馈。

登高鸟瞰大坝全景

6月18日,持续晴朗了一周的天气,阳光变得微弱,不时地飘着小雨。站在九龙湾观坝景区的停车场边,放眼下游向南,面朝长江的黄牛岩、笔直的岩壁向下游三峡人家方向延伸,黄牛岩的下游就是驴友们熟知的“三把刀”,黄牛岩一度时期被形象地称之为毛公山,在乐天溪镇朱家湾村是眺望黄牛岩毛公山的最佳位置。

九龙湾三峡观坝

薄薄的雾、白白的云,覆盖着山顶,用于发射电视信号的电视塔被白云包裹,景区空旷的停车场外的玉米开始挂红须,更多的玉米呈喇叭状,夏茶泛着清翠的嫩叶生机盎然……黄牛岩村的九龙湾是那么恬静。2004年十一期间建成开放的九龙湾观坝景区因各种原因,停业后至今。景区大门落锁,走进闸门,体型较小的狗见到陌生人进入就狂吠预警,守门老人提示:九龙湾停业状态不准进入,三峡地理采访组出示证件反复沟通守门人得以放行。

九龙湾虽然处于停摆状态,但是景区游道两侧的丛竹却拱成绿色隧道,人在绿荫中穿行心情颇为惬意,丛竹外是丛丛叠叠的茶园,步游道被清扫的片叶不染,景区设施维护的一如当初,三层楼高的“江南第四楼”禹王阁依然巍峨高耸、不失气派。

“江南第四楼”禹王阁前镌刻在奇石上的“三峡极顶”四个大字显然着色不久,红得发亮。走在一百多米的观光长廊上,观坝平台用各个角度鸟瞰三峡大坝及峡江风情,顺着长廊台阶下行,巨型的黄牛圣钟炫目着视野,记录着三峡。

沿观景平台往下,在九龙亭上观三峡大坝是绝妙的位置,最佳的视觉。虽然烟雾迷蒙,但是三峡大坝的轮廓清晰,曾任村支书的屈万清介绍:这里是三峡坝库区唯一能够鸟瞰三峡大坝全景的平台。

一艘轮船正在进入大坝升船机,5艘轮船正在三峡船闸前待闸,其中2艘进入了船闸。从上游往下过闸的4艘轮船已经触底进入最后一级船闸,即将驶出闸门。五级船闸、升船机、大坝全貌、西陵长江大桥、西陵峡,也只有在九龙湾观坝景区一眼囊括了。

集景式观坝廊道、黄牛神钟、听涛轩……九龙湾景区是人文的。游客称:这是面对三峡大坝视线最清晰、视角最全面的最佳观景点。立身此处,只见悠悠白云横亘无际,莽莽山脊龙腾蛇舞,观光游船在长江上往来穿梭。长达3000多米的三峡大坝,犹如一座横跨长江的“水上长城”,高峡、平湖、大坝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将大坝雄姿完整地展示给游客。

日落西山,夜幕四合、华灯初上,巍巍大坝在七彩霓虹的映衬下,轮廓犹如巨型冰雕立于大江之上,于九龙之巅欣赏灯火三峡、夜景大坝,更如天上人间,美轮美奂。

登高望远 一览长江小

三峡极顶的地标建筑“江南第四楼”禹王阁正对着西陵长江大桥,与桥形成一条直线。也只有在九龙湾才能看清三峡坝区独具匠心的绿化带。轮船的轰鸣清晰可闻,连长江对岸坝区卖西瓜的摊贩喇叭里的吆喝声也能听到。

顺着幽静的观光长廊漫步,两侧的松树遮天蔽日。三峡极顶并不寂寞,登上三层楼高的禹王阁,平视黄牛岩,鸟瞰三斗坪、西陵长江大桥和五级船闸的平台。沐浴着江风,品鉴眼帘下的农家飘逸出袅袅炊烟。

据摄影爱好者讲,九龙湾三峡极顶是摄影者拍摄三峡大坝的天堂;绘画者称,这里是他们挥毫泼墨的世外桃源;游客说,九龙湾是看三峡大坝的唯一高地。在三峡大坝周围近距离观摩,见到的只是局部和细节。而鸟瞰整个三峡大坝,真得去九龙湾,登高望远、一览长江小,此刻不得不叹服九龙湾开发创意者的智慧与眼界。

岩顶茶农唯愿九龙湾重启

九龙湾观坝景区已经修缮,禹王阁上的安全护栏全部更换,重启的条件已经具备,重新面世的日子相信不会很远。黄牛岩顶的茶农渴望九龙湾再现喧嚣。

因天降小雨,住在九龙湾景区停车场下的黄牛岩村三组村民朱发菊正在家中小憩:景区开放时,我们有很多憧憬,就是没有想到九龙湾观坝景区会有关停的一天。她在景区的农产品一条街上摆过摊,开始认为很有希望,周边带动性强,没想到只是昙花一现。黄牛岩村平均海拔800米以上,朱发菊守着2亩茶园,收入约6000元左右,只能租种他人的茶园增加收入。她对景区的重启十分渴望,因为烤红薯、土豆、玉米接待游客都是一种服务的生财方式。

与停车场一路之隔的盛光春本是浙江人,在黄牛岩村三组入赘,他在九龙湾景区停车场对面利用自家的三间住房开办了“九龙湾商店”。其实盛家是早在九龙湾景区开发时根据市场判断开办的商店,开发前来购物的建设者居多、购买力强,景区开业后以景区工作人员多,游客多。他爱人清楚地记得景区开业是十月一日,刚好也是女儿考取大学的那一年,商店生意好,收入完全可以保证女儿读书花销。

景区还建设了许多农副土特产门店,当地农产品在景区变现,日子一天天红火时,景区因故突然关停。现在每天商店几十元的营业额,如果不是店主期盼景区有重启的那一天,商店早就关门大吉了。

现在驴友、背包客买买矿泉水、快餐食品等,与鼎盛时期的九龙湾景象没有可比性,如今的九龙湾是寂寞的。九龙湾景区外围的青云顶茶业专业合作社成立,屈万清原是村支书,流转了当地村民的140亩茶园,建成了可观赏的层层梯田的茶园,顺着山势蜿蜒的茶树都是风景,生态观光茶园的背景就是禹王阁、三峡大坝,茶园内建成了2个观光平台。同时,还建成了300平方米的茶叶加工厂,手工茶成为青云顶的旅游产品。

九龙湾本有“三峡第一岩”和“一江万里独当险、三峡千峰无此奇”的美誉,而在三峡大坝泄洪时,更是呈现出巨浪排空、汹涌澎湃的景致来,让人的心境为之开阔。如今,夷陵区三斗坪镇已将九龙湾纳入了九龙湾国际旅游度假区规划,未来可期待。

 
 
免责声明
反对 0举报收藏 0评论 0
 
更多>同类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