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三峡人家随记

2018-07-08 20:00 浏览:1230 评论:0 作者:匿名

 1、龙进溪,长江峡谷中的桂林

来宜昌第三天,2月19日清晨,六点多就起床了,洗漱完后,上29层旋转餐厅吃了早餐后,就下楼到酒店门等车,从酒店出来,门口就是沿江大道,就感觉有一丝寒气从周围压过来。六点的沿江大道,还是灰蒙蒙的一片,门口前红绿灯的闪烁着的光点,在灰蒙蒙的世界里显得更加刺眼。酒店对面的广场却响起了轻微的音乐声,朦胧中借着红绿灯光的光线,可以依稀看到有很多黑影在晃动。

宜昌三峡人家随记

穿过沿江路,走到对面的广场,发现广场上全是早起来锻炼的人。往远一点望去,夷陵长江大桥原是光亮半边天的灯光没有了,路上有许多出租车过往,我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原是打算叫他拉我到峡洲宾馆门口,按照朋友的指路,是到峡洲宾馆门口坐10路车,就可以直到三峡人家景区,车费是15元。上了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约三十多岁,我问他去三峡人家要多少钱,司机一听说我要去三峡人家,就说要150元,要一个钟左右,这个价格是合理价格,不会要多的。我问他坐巴士去要多长时间,他说要二个钟左右。差不多到万达广场时,我跟司机说,我包你的车去三峡人家吧。路上,司机说他姓万,小万坐出租车去要调头,往葛洲坝那边去。

上路上,小万话不停,向我介绍宜昌的风景和一路上的风景,经过葛洲坝时,小万说,要不要下去拍个照,我说不用了。小万说,在宜昌,葛洲坝集团是最大的,它跟宜昌市政府级别一样,有自己的公安局,法院等各种机构。葛洲坝也搞房地产,现在总部搬到武汉去了。

出了城,一路都是村道,虽然是水泥路面,但狭窄弯道下坡路多,路边要不是峭壁就是悬崖。到西陵峡大峡谷景区时,刚过座小桥时,小万指着右手边的峭壁说,那个就是峭壁有一个岩洞餐厅,夏天这里很多人的,是一个纯天然山洞餐厅。我叫小万停下车,我往回走,到桥上去拍照,在悬崖在隐约有可以看到一个洞口,外面的绝壁挂着一条大横幅,有一行大字,写着“全球九大岩洞餐厅”。刚上车,走了不远,到了三峡奇石文化长廊的牌坊时,下起雨了。

当看路边从山上采下来的奇石时,小万滔滔不绝地给我介绍着这一带的石头。听得入神的我,忽然腾出一些话,我对小万说,村民们就只顾着自己发财,没有想到这是国资源。小万说,村里把这些山分到个人,他们没有什么田地,只能靠山吃山了,分到村民手里,山就是他们的了。采石,把山上的石头采下来,经过精心加要打麿,就成了这些奇石,可值钱呢。我说,这山就算分到他们手里,也不是他们自己的,这是大家的,我们都有份的。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这就如同祖业,把祖业都采完了,以后这些自然环境就没有了。小万听到我的说话,暂时沉默了下来。

沿着S334上路走,路上的车不多,有时会见到一辆大巴车进去,小万说,我可以等你,我说,我出来时,就坐大巴吧。小万说,游完整个三峡人家可以要4个钟,现在是八点半了,还要半个钟就到了,景区是九点半开始的。到游客中心买票坐船过江,再到景区的。

到观景台农庄时,小万不断地指着右边的山下面对我说,那就是三峡了。我叫小万停车给我拍下一些路景。

越近景区,温度就越低,我坐在车内,都感觉到手脚有些麻木了,脸上冰凉冰凉的。路越来也越陡了,小万不敢再用手指路边的风景了,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双眼注视着前面的路面。他说,还有五公里就到了。我探着头往车窗外面望,峭拔的山,墨绿的树木,绕着一些薄雾。

不多久,就到了景区,我下了车,给了钱给小万,小万指着游客中心说,他们在开会,一会才卖票的。大约等了十分钟左右,小万陪我进售票厅买票,成人票是180元一张,我身上没带多少现金,就对售票员说刷卡。买了票,小万陪我进了游客中心,他就对我说他要去等客了,就祝我旅途愉快,回来再电话联系。

有些游客在游客中心寄存一些行李,还差十分钟左右才到上船时间,就在游客中心休息,游客中心不大,大约有二百多平方米,有一个检票口,进去后,就往楼梯下走,到了胡金滩码头,在小码头等几分钟,船来了,就随着游客上了船。很多来自北方人的客人。游船是二层的,一层有暖气,冰冷的雨越来越密了,就是不大,江面上起风了,也不大,但风吹到面上,还是感到凉。很多人上了二层,我也跟着上去,二层跟一层气温就是不同,二层是四面通透的,只有一个棚顶。风从江面四方扑来,还夹着雨点。很多人都拿出手机来拍照。

没有进过三峡人家景区,以前都是坐船去重庆经过。游船开始出游了,船上的女讲解员介绍了景区一些简介。不知怎么样,此时的长江三峡行,竟然没有什么激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里反而淡定了很多。记得第一次游长江三峡时,是九五年六月,那时是从宜昌坐船去重庆的,坐了二个白天一个晚上的船,经过这里,现在却没有什么印象了。那次的坐船游长江三峡,完全是八十年代看过一部电影《巴山夜雨》的影响,单纯喜欢冒险,年轻时比较喜欢追寻新奇,所以也去了许多地方。还有一次就是九七年,那时自己事业上正处于低谷,在广州背着一个包就出发,当时没有什么目的地的,想到哪里就去哪里。在坐上去北京的火车上,同座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客人,手里捧着一本书读得入神,我当时奇怪,现在什么年头了,还有人喜欢读书。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书吸引着他呢,我低头一看,身上的血竟然沸腾起来了,《巴山夜雨》。我的天啊,些时正处于内心彷徨的我,忽然间心里有一个明朗的目标,去宜昌,不是说长江三峡很多景点要搬迁了吗?就防刺服宜昌重游三峡。就这样第二次游了三峡,那时只是经过,没有停下来细看。

游船沿着江心往龙进溪码头开去,对岸的石牌码头、要素道码头可以依稀看清,两面高耸的山峰,连绵伸延。可以清晰地望到右边江边的航标和岸上景色。长江边上特色的小木船。差不多到明月阁码头时,对面山上的巴王寨和巴王宫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约二十分钟左右,可以见到龙进码头的表演船了。船停靠后,下了船就进了风景区。龙进溪入口。在入口的小码头,有一个表演,是长江号子。在站龙进溪的溪头,就让碧水绿竹迷上了,整个人都呆在溪头上。一叶轻舟泛浮碧绿得好像一块翡翠的溪坝上,一个着古装民族服的女郎打着花雨伞,站在小舟头上,两岸都是青翠的大叶山竹,一个着巴山人家服装的汉子,站在停靠溪边的小船上,对着女郎吹着悠扬的竹笛,用动情的笛声来叫声阿妹跟我走。

一直以来都是喜欢自作自为,从没有照理路去做事,就算出外旅游也是一样。也许是跟自已放荡不羁,喜欢自由的性格有关吧。这次又是一样,没有象别人一样,从始至终地游玩,一过龙进溪,没有往龙进溪里景点走进,而是往巴王寨方向走去,就我自己一个人往那边走,我走了半天,见到后面没有人跟着来,以为自己走错了,刚好有几个保安从后面来,先叫保安帮忙拍了几张照片,再查询,有一个高个子保安说,你要从龙进溪去走走,再出来往巴王寨走,这样就不要再往回走了,你看完了龙进溪,再出来往这边走,从巴王寨这边坐船回去就顺路了。我一听有道理,道了谢就往回走。这就是一意孤行的下场,自己心里笑话自已,奶奶的熊,老顽固。

走了一大截,又回到龙进溪,这次老实了,规规矩矩地沿着进景点的入口,踩着木板栈道,左边是陡峻的山,右边清澈见底的溪水潺潺流淌,或是一溪碧水,一叶小舟浮于水面。两岸还是翠竹郁郁葱葱。走了不远,太阳出来了,强烈的阳光,透过竹叶和树林的缝,射在小溪的路上,阴沉的溪道一下子明亮起来,也暧和起来了。经过龙溪桥,到七叠桥,到七叠泉,对岸是婚嫁楼,吊脚木楼。

一道巴山溪水,细细流淌,有如一曲巴山妹子甜美迷人的歌声。随“溪”而上,去寻觅心中的巴山妹子。溪流淙淙,两岸没猿声啼,却在出来的栈道上,随着几声弱小的猴子叫喊声,突然从栈道旁边的山岩石上跳下几只小猴,路到栈道的栏杆上,我心情有些激动了,竟然看到猴子。此时想到好友陀有庆老师曾在我刚到三峡景区时,给我写了四句话,发到朋友们群里,非常感谢陀有庆老师的四句精品,非常喜欢。“浪生三峡,太白曾经过; 壁立千仞,阿哥不畏高”

2、巴王寨,远去的长江山寨

“ 峡尽天开朝日出,山平水阔大城浮  ”,从龙进溪出来,又踏上巴王寨的栈道,懒洋洋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悠悠地撒到三峡的山峰上,长江的江面上。江面碧绿得象一块大翡翠,铺垫在两岸间,微凉的江风吹过,江面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绉纹。

行至蛤蟆泉的通道附近,碰上一个高个子,一身灰色登山服装扮,戴一顶灰色帽子,背一个背包,手里拐着一根竹子,他问我,前面有什么玩的,我告诉他,前面就是龙进溪了。我也顺便向他查了前面大至的路况。这个人就是国航武汉的杜总,想不到我们是有缘份了,偶然的问路,竟然后来同一车回宜昌。

穿过明月阁,到了江边栈道的售货长廊,有几家乡土小吃店,手机没什么电了,一看手机电池显示,只有百分之十几电量。眼睛就往旁边的小吃店扫描,看有没有可以充电的插座。如果再不充电,心里想,下面的景色就无法去拍摄了。不知不觉,走过了小吃店群,上了一段木板台级,看到有一个叫时光遂道,见到有人上去,阤跟随着爬上去,爬过了一道旋转的山洞,眼前豁然明朗起来,一阵凉凉的山风迎面拂来,整个人心情舒畅。一条小石级往陡峭的山上伸延,可以见到刚才所经过的售货长廊和明月阁,还有那宽敞的江面,偶尔有货般经过。除了一件外套,爬了一阵,差不多到半山腰了,那石级又往左边折回来,宛然曲回。那座座绝壁悬崖,绵绵伸延。那印象中滔滔江水,竟然温顺平静,和熙的阳光洒落江水中,有如碎了的玻璃碎。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与君首尾相望。中间隔着一个个梦。爬了约十多分钟,终于在将要支持不住的时候,见到巴王宫的牌子,整个人想趴在地上时,突然想有有人告诉我,爬山时,不要一下子坐到地上。站着,往江边望着,还是凉风习习。稍作休息一会,就爬上石围墙,走进一片旷地,全是石块筑成的雕楼。登上寨楼,见到有西寨的字样,感觉有些口渴,又有些饿了,才想起今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口水。不远有一家山上人家开的小吃店,走过去,首先问的是否可以充电,开店的男主人一个三十多岁,旁边是一个健壮的三十多岁山里女人,正在忙着手头上的活。男主人抬头用手指着有一个小卖店字样的小房,说那窗台下有插板,自己去充。我问男主人,面要多少钱一碗,男主人微微一笑说,五元,你要辣的还是不辣的。我说就不辣吧。坐在窗台边充电,店家做好面后,我去端过来,夹进口里,妈呀,还是辣的。不过跑外省多年了,也习惯了辣,也许是饿了,竟然吃个精光。

吃完面了,同店家要了一瓶水,还是农夫山泉啊,一共才消费10元,如果在其它地方,单这水就要10元。充了百分三十的电量了,就周围走走,忽然发现不远有酒坛,一排排的,堆放在路边的石坡上,土家酿酒,远远望到酒坛,心里就感觉有一股酒香从密封的坛口窜到我的脑神经中,我身上的各个毛孔已经早就兴奋张来了。好想喝它奶奶的一坛,在山上过一晚。看了山水竟然没感动,看了这坛,心都乱了。狗日的酒。还是走吧,喝醉了掉进江里,就是滚滚长江东逝鬼了,并且是酒鬼。

告别了店家,走了不几步,就见到东寨的牌匾,踩着石砌的台级,这时发现游人一下子多了起来,阳光有些猛烈了,感觉到身上出汗了。过去就是女书院和长江民间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具及农具展览。巴王寨里还看到古老的油行,就是最古老的榨油机,在宜昌三峡人家的巴寨里看这就古老的榨油机,把炒熟的花生米钢丝环圈装起来,放进这个简陋的榨油机里,再用木棍两边撬动那些短棍,那些短木棍移动,把钢丝环圈里的花生米压榨,不断地撬移,香喷喷的花生油,就从底下滴出来,落在装底下的盘里。

进了女书院走了一圈,再从另一个侧门出去,仍然是石级,女书院附近有一个宽地,是表演台。吸引我的是书院的排水,是用山上的大竹,开成二片,安装在石屋的墙跟离地约有一米处,把雨水排至下面的排水沟。

女书院过去不远是石令牌,有几个山上的农民坐石级上卖水或是桔子,听说宜昌的桔子很甜,无籽的。以前吃过,宜昌的朋友来珠海时,给我带了点。年前年后,正是宜昌桔子盛产季节。到石令牌时,就我一个人,我爬上石令牌下方抬头仰望,只见那令牌雄伟壮观,气势非凡。令牌下方,是一处供放着神像的小洞。

在石令牌周围转了一圈,就准备下山了。再从上来的石级下山,往灯影码头走,问工作人员,在哪里坐船,又是碰着上面的瘦保安,他说从灯影码头的电梯下去坐船的码等船就可以了。下了用码头,上了用铁船搭成的浮动码头,沿着浮船往索道码头走去,远远就可以见到山上的索道,没有人使用索道。

还有杨家溪没有去,听说杨家溪也没有开放。杨家溪有石牌古街,还是宜昌保卫战拍摄点。那里有炮台,等抗战时的一些战时设施。坐上回胡金滩码头的船时,心里有些失落感,又要离开了,这一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再来。依依不舍地跑上船的第二层,用手机朝着杨家溪炮台的方向拍摄。后来,在武汉杜总的朋友圈取了几张杨家溪的图片。

船回到胡金滩码头,随着人群上了游客中心,我同保安打听回宜昌的大巴什么时候开,保安说要二点半才可以,忽然我发现在后面的人很熟悉,仔细一看,原来那问路的那个高个子。跟保安站在一起聊天的一个年青人对我们说,他的车可以坐六个人,我猜想他应是开私家车做出租车的本地人,来时小万已尼同我说过了,车费都是在150元内的。我先是没有理会他,就和高个子往停着一排大巴的停车场走去,高个子指着排头的一辆车说,应是这辆车先开的,我们去转转,再来坐,现在才一点多,还要一点钟。高个子就走到六安边的那些卖纪念品的小店去转。我走过去跟刚才说他车坐可以坐六个人的小伙子搭话,小伙子说,如果包车就150元,我说只拉我一个人。小伙子说,当然了,我不会上别的客人的。我上了车,对高个子说,拼车吗?高个问多少钱,我说150元二个人分。高个子笑着上了车。

车出了景区,路上开车的小伙子说他家是开弄家院的,给我们名片,说以后来就住他家的店,保证满意。我问高个子是哪里人,高个子说他是武汉的。我说我是珠海的。高个子说他过年后就带着老婆小孩来了广州,再坐动车去了珠海,在珠海呆了几天。高个子介绍他自己姓杜,在武汉国航上班。他是成都人。我们相互留了电话。杜总说他也是喜欢一个人去外面跑的驴友。他说下次来,就去青江画廊,那里的景色非常漂亮。跟杜总查路相识,杜总说我们二个人都是喜欢旅游的人,那就做个朋友吧。

在宜昌四天时间,2月17日早上从珠海开车,用了十二个钟到了宜昌。18日在宜昌市区里转了一圈。19日三峡人家。由于又是临时计划,说走就走的行程,下一个说走就走的旅途,又会是哪里呢。也许只有天才知道吧。

下一篇:

宜昌周边亲子一日游攻略

上一篇:

清江画廊里有哪些景点?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大家还关注了

2020“惠游湖北”宜昌跟团线路价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