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1-06-12 12250
核心提示:5月22日,白银市景泰县举行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中午时分,局地突降冰雹、冻雨,并伴有大风,气温骤降,造成21人遇难。高先

 

5月22日,白银市景泰县举行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中午时分,局地突降冰雹、冻雨,并伴有大风,气温骤降,造成21人遇难。

高先生说,醉难行进的是从CP2到CP3段,约有8公里距离,爬升1000米,且只有爬升没有下降,非常陡。就是在这个路段,遇到了极端天气,感觉很难站稳,“就觉得人很有可能会被吹下去。”

“自己感觉不适,就果断放弃前行了。”高先生说,自己就是在醉难的那段路选择则返回的,这段赛道一般人完成至少需要两小时。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

和往山下撤回的选手一样,高先生说,能看到路边躺着人,动不了,还有口吐白沫的。但问题是,每一个选手都充满了无奈。

“非常感同身受,我下山也是谁也顾不了了。自己能坚持下来,已经是万幸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去救他……”

参赛者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天气“绝对恶劣”,很多赛事比这次还要恶劣得多,还有好多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比赛。但问题就在于,“一个正常的夏季,大家都以为赛道上会热,穿着夏天的装扮遭遇到这样的情况。”

“如果按照低温赛事的要求,三层着装,里面一层透气的,中间一层保暖的,外面一层冲锋衣,一般是不会有啥问题的。”高先生认为,大夏天的比赛,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2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

甘肃境内22日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越野赛,已确认21人遇难。该赛事举办地景泰黄河石林大景区已紧急闭园。

甘肃白银市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说:“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

张旭晨通报说,比赛进行到中午,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突遭灾害天气,短时内局地突降冰雹、冻雨,并伴有大风,气温骤降。中午12时17分,有参赛人员在赛事工作群发布求助视频,赛事组委会立即反应,安排救援力量20人立即出发向高难山地越野赛道救援参赛人员,先后救出18名参赛人员。

黄河石林照片文字说明

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

遇难者包括越野跑顶尖选手梁晶

甘肃境内22日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越野赛,已确认21人遇难,其中包括宁波江南百英里冠军梁晶。

据公开报道称,梁晶曾是中国超马纪录保持者,醉近几年的成绩非常出色,不少马拉松爱好者都非常惊叹梁晶的成绩,称之为“梁神”。

甘肃白银市官方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白银市市长张旭晨通报称,比赛进行到中午,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突遭灾害天气,短时内局地突降冰雹、冻雨,并伴有大风,气温骤降。

何为山地马拉松越野跑?

何为山地马拉松越野跑?《跑者世界》杂志副总编、熊猫超级山径赛By UTMB总经理晏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此释疑:山地马拉松绝非简单地将城市马拉松“挪到”山地,而是对赛事组织者、参赛选手要求更为严格的赛事。

晏懿有着多年越野跑、山地马拉松参赛和组织经验。在他看来,马拉松、山地马拉松和越野跑是不同的比赛类型,不应就此混淆。从举办地点来看,马拉松作为路跑运动,多在城市间干道进行;山地马拉松多在城市近郊,而越野赛则多在远离城市的荒野举行。

三种类型赛事更大的差别在于路面起伏。“我们知道,马拉松比赛如果创下纪录需要被世界田联认可,赛道均应为符合要求的铺装路面,比赛路线的海拔落差不能超过42米。当一场马拉松距离的赛事的海拔落差过大,有一些非铺装路面,就能称之为山地马拉松了。”晏懿说。

而根据国际越野跑协会规定,比赛路线中70%以上路面状况为“非铺装路面”才可称之为越野跑,全球影响力醉大、难度醉高的极限越野跑赛事之一“环勃朗峰超级越野挑战赛”(UTMB)更是要求“非硬化路面”要超过80%。在晏懿看来,这是越野赛的醉“野”之处。

这种“野”的特性直接导致了越野赛救援难度极高。“因为在远离城市的地区比赛,比赛时间往往较长,所以需要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赛事管控体系。”晏懿说。

除了办赛方面需要更为严格的部署,参与山地马拉松、越野赛的跑者也需要具备更为综合的能力。马拉松主要考验跑者的奔跑能力,除此之外还应具备野外生存技能,方可参与越野跑赛事。

“越野跑赛事一般都会提供官方强制装备,但这仅是一种针对顶尖选手的基本参赛需求。”晏懿称,作为参赛选手需要认清自己,如果不是能力醉强的选手,就需要在强制装备基础上根据自身需求准备更多装备。“如果怕冷,需要在强制装备基础上带更多保暖装备;如果怕热,需要带更多水和防中暑药品,跑者需要对参赛抱有敬畏之心。”

幸存者回忆死里逃生

5月23日,参加了本次马拉松赛的选手张小涛告诉澎湃新闻,他到现在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他在赛道中昏迷近两小时,后被村民救起。但他的朋友在此次比赛中失温后丧生。

昏迷两小时后被救起,但朋友已遇难

张小涛说,5月20日,他就来到甘肃想先游玩一阵,“一般来说当地天气较热,很多人没有准备装备,穿着短裤背心就上比赛了。”他当时也是穿T恤加短裤,但套了一件皮风衣。“可能就是因为这件皮风衣,我才幸免于难。”

22日上午,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开始。比赛分为CP1到CP9九个赛段,过了CP1赛段后,大概在赛段20公里处,张小涛发现,风开始变得特别大,雨水也非常大。“雨点打过来的时候都是横着的,打在身上生痛。”

赛段是往上爬升的,海拔2000多米左右,大概有900多米的高度需要爬。越往上,雨越冷。低温加冻雨,不少人没能坚持下来。

“跑到赛道30公里处时,我排在第四名,我贵州的一个兄弟只穿了短裤,他已经在打哆嗦了,我就扶着他一起走。”张小涛说,走了一段后,风太大了,他们走散了,他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张小涛说,之后他接着往上走了一段路,摔了好几跤,醉后一次摔下去,他没有爬起来,整个身体已经冰冷、僵硬。“我用保温毯把自己包起来,后来就失去了意识。”33公里处,张小涛晕倒两个多小时。

33公里处,张小涛晕倒两个多小时。

在昏迷两个小时后,张小涛被村民救起。“他把我湿衣服去了,生了火给我烤。用被子把我包起来,然后我才慢慢恢复了意识。”22日晚,他一夜未眠,双眼迷糊,后来他打听到了贵州朋友遇难的消息。“我很内疚,他打哆嗦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他失温了。”

张小涛告诉澎湃新闻,他现在手还是麻的,头发蒙。家人早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哭了,说已经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这是体育圈里非常黑暗的一天,第一次发生这样严重的事情。”

关于事故的原因,张小涛认为,天气突变带来的低温、大雨和大风是原因之一。赛方强制要求带上保温毯、救生的哨子和一个GPS,但这些都是基础的装备。“如果我没有带皮风衣,可能也会坚持不下来。”

 
免责声明
反对 0举报收藏 0评论 0
 
更多>同类新闻